一月后,边境上突然传来柔然欲大举南侵的消息。
    定是慕容贞将边防部局连同其他重要军事情报,一同泄露给了柔然可汗。再加上他的突厥人脉,不知又添了什么新式武器给对手。
    “小金龙,我真不愿你走。”临行前,姬辰依恋情郎不已。
    “乖。”男子答道。
    战争在即,他血液如沸,有紧张戒备,更有期待难耐。
    除了因男子对于杀伐特有的爱好,亦有多年来宿愿得尝的快感。
    司马楚之入国后,被前朝名臣崔浩点评为“琐才”,原因无他,其所携人马的战斗力与团结度,于东晋或可称道,但在北魏,与诸领民酋长及其骁猛的部落民相比,相去甚远矣。
    因此,司马金龙自少,便立志要比鲜卑更鲜卑,以洗刷阿耶遭轻视的耻辱。
    而有什么,是比战功更能凸显自己的鲜卑性的呢?摧破群凶,扫清万里,是他素志所在。
    “可是你可能会死唉。”她哭丧着脸。
    “你会伤心?”他微笑。
    当夜,少女欲把自己的贞操,赠给明日就要赴战场的他。
    “你要了我吧。”她殷殷渴盼道,若情郎真的死了,还能留个念想,不是吗。
    粉臂攀上他的脖颈,红艳的唇瓣凑上,她从未对情欲有过如此强烈的体会。好希望与他融为一体,好希望被他野兽似的掠夺。
    他的唇回应她的,须臾,两具年轻而炙热的肉体便紧贴到一起,他发了疯一样吻她,手肆意游移,将她肌肤的每一寸抚遍。
    只是到了最关键的一刻,男子却停下来,不再继续进犯。
    “嗯?”她双眼迷濛,已做好被占有的准备。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他双眉紧蹙,“我明日一去,可能有去无回。你若孕育出新生命,接下来的日子会很艰难。”
    “你还讲,我不欲想那么多啦。”她哭道。
    “你必须想。为了我,更为了自己。若我真的死于战场,你伤心一场,之后还须找别个男子托付,不可胡乱赌气,尤其是你二孃容你不得,若无位望通显的夫家,之后在家里必定难过。”
    “你想我嫁给别人啊,狗脚混球?”她抽抽鼻子。
    “若我只是少了一两条手臂或腿,被小车拖着回来,再不能上马,你总该不会嫌弃吧?”他逗她。
    “你敢少,我就嫁吴儿的皇帝!”她边哭边笑。
    是夜,两人同寝,只有肌肤相亲,却未行至最后一步。
    侵晨,阳光射进,姬辰眠觉,过了好一阵,才想起为何如此难过。
    手一摸,身边早已冷了——是那人不告而别,此刻已经北上了吧。
    她奔下床,忽见桌上一张金箔纸,用鲜卑国书写道:我爱你,至死不渝。
    唉,此痴儿,又迟钝,又浪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