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行辚辚,马鸣萧萧,数千骑畋于山北。
    拓拔乌雷骑西域神驹,身后是数名豪望子弟出身的猎郎,其中多有骁果者。
    今日若遇那头白鹿,定要手刃之,兼砍下鹿角,他暗道。
    号角吹起,诸男子如放出的野兽,四散奔驰入山林。
    “喂,不是讲了吗,不许你等跟着的。”汗已如潮涌,却只打到两只肥兔,皇帝不免焦躁。
    “皇后吩咐了,一定要我等跟随,以免再出意外。”两羽猎曹小官尽忠道。
    一年前,正是在此山处,他被白鹿王顶伤,至今筋力未完全恢复。
    虽是意外,但不得不承认,自己鸷勇不若历代先王,亦非有谋略、能双手擎天之主。
    当是时,冯氏如同天崩地裂,那小心翼翼、生怕自己有一鼻毛闪失的失态,回想起来,真令人悦怿。
    草原民族皆有收继婚之习俗,男子若死,妻妾将尽归男性亲属所有。故乌雷若不测,一众后宫无需担心守寡,只要嫁了新丈夫,又是个有身分、有男子保护的妇人了。
    后来景教(基督教一支派)神医被找来,他才慢慢复苏。此后,他一直有吃神医开的升级版寒食散,据言,此是最新研制出的配方,无毒副作用,突厥大可汗也在吃呢。
    大可汗吃的,想必——不!必然是极好的,真真是极好的。
    树丛中有角探出,俄而,露出雪白的头颈——是白鹿王!
    快,追!拓拔乌雷心中一悸,策马追去。
    去岁此时,他亦于山中畋猎,彼时四下无人,自己下马缓行,忽见一通身雪白的鹿停于不远处,一头分岔的角好似王冠,他不由屏住呼吸,欲走近细睹此美丽的兽。
    白雄鹿不动,只静静看他,圆圆鹿眼大张。
    一人一兽隔几步,彼此观望、对峙,须臾,他忽起了机心,手伸向金胡箓(箭囊)。
    人快兽亦快,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,那高大雄鹿低头顶来,倏忽间,鹿角已戳到他心口。
    皇帝倒地,心失去律动,面有如死人,只剩口鬼魂似的低喘。
    原来,死亡是如此可怖,为何诸健儿能视死如归,拼杀于战场,甚至为了搏虎、搏兽而送命,他不解,也不欲死。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谁猎得白鹿王,我有大赏!”拓拔乌雷厉声道,心口如雷鼓般作响,几番急喘后,嘴角溢出血丝。
    黄昏,号角鸣起,鹿、獐、兔、虎豹等兽死者无算,山为之赤。
    “看!是那只白的,无一点杂色的!!”
    一郎君马后拖着刚死的白鹿王,英姿飒爽、顾盼自雄,笑的亦开怀。
    “黄头,你真乃骁武,道吧,有何所求?”
    “皇上,我有一朝夕慕恋之女子,请你将她赐婚于我。”慕容贞单膝跪地。
    “哦,是哪个,如此得郎君眷爱?”
    “南凉景王秃发·傉檀之女孙,大代陇西王秃发·贺豆跋之女——秃发·姬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