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喂,谁言我是你未婚妻了?要不是那突厥人在场,早就拆穿你!”姬辰张牙舞爪。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为何与阿史德混在一起?可知他是多危险的男子。。。”
    “又不嫁你,哪来——”
    她的手突然被他捉住,“阿史德·达曼以蒐集各色女子而闻名,他一路东来,一路求娶粟特、匈奴、氐羌、乌丸诸族美貌少女,你若跟了他,不异于自取其辱。”
    “喂喂喂,我不看重他,更不会看重你的,滚开啦无耻狂徒!”她甩开他。
    “你看不看重我都好,只是此人多诈,曾在云中骗过独孤氏处子,你若出事。。。”他凝眉,“你阿耶会很伤心。”
    “我阿耶的心你哪里懂,他巴不得我嫁个烂人呢!”她白他一眼。
    “你为何口出如此自弃之辞?”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你阿耶只有河内公主,又无人抢你的地位。”
    他默然,妻妾争锋,于别家见过,只是阿耶尚主,自己自然无机会体验几个女人龙争虎斗的欢腾。
    “你当日故意接近,到底要做甚,只是为了试探我?”男子切入重点。
    “要你管啦狗脚小吴儿,反正我就是出家,也不会姓司马的!”少女又挑衅。
    司马金龙额间青筋蹦跳,拼命忍住怒意,正色道:“第一,我不是吴儿,也与彼等毫无瓜葛;第二,你爱做比丘尼也好,嫁人也好,但行窃与迷晕我两事,必须分辨个明白。”
    “不讲清你又能如何?”她做鬼脸。
    “。。。嗯,莫忘记,你的剪刀遗落,刃上还有名字,若我找贺豆跋大人求婚,称那是你送的定情信物,你想,岂非下个月你就要搬到云中?”
    “你!。。。”姬辰结舌,如此威胁,威力甚大,她始料未及,“你欲如何?”
    “后日此时,在城中‘日月明’相见,否则,我立刻上陇西王府。”
    “你疯啦?!”
    “你看我是否做得到。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