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辰回首,但见是那个她最不想见的人,面上掌印已退,却莫名有薄怒透出。
    “你是?”阿史德·达曼挑眉,有困惑,也有启衅之意。
    “琅琊王世子司马金龙,她的未婚夫,秃发氏未来之婿。”对方冷冷道。
    什么,他何时成了她的未婚夫了?她明明未有婚约的,还打了他呀!
    “唉,女郎,你为何不相告,有已许之人了?”突厥人不太信,但看他言之凿凿,只得向她求证。
    “咳,正欲相告的嘛,之前你又未问。”少女顺坡下驴,以此拒绝求婚。
    “呵,真可惜,我左右夫人俱贤,得了你这个同伴,一定是极乐意的。”他捋捋棕色须髯,徐徐笑道。
    傲慢的家伙,自恃身分,肆意倨固,大代再有诸多弊病,她也是南凉王之女孙,岂是他三言两语就骗到手的!还好遇到眼前的狗脚混蛋,帮她顺利摆脱了此人。
    “以我的身分,可不许丈夫有别个女子,更不要言屈居人下。”姬辰扬眉挺胸,抗声大言起来。
    此女不是拓拔,胜似拓拔,亦不是个柔顺的。
    “呵呵,娶贵人之女,压力也颇大,不是么,司马?”阿史德调笑道。
    “我阿耶不作此想,我么,亦不觉妻妾多了算好。”司马金龙正色道。
    话至此,三人冷场,二男子火药味隐隐,她又都不欲相亲。
    “特勤,原来你在此,害我找了好久。”尴尬沉默间,一个黄头男子忽现,正是她当日进宫时去寻阿史德的那个。
    “哦,该不是可汗又找我吧?”
    “不是,我怕你一人上街被骗。”
    “哈哈,有姬辰小娘子帮我把关,买到的都是最上等最实惠的。”阿史德·达曼笑道。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黄头男子极有兴趣的问道。
    “陇西王之女,你等难道不相识?”
    “可敦寿筵是见过吧?”他深深看少女一眼,补充:“我是慕容贞,人都称我黄头,专处理与突厥诸国的外交事务。”
    她打量他,黄头黄须,深睛如隼,高鼻似锥,令人微惧。
    “你就是姓司马的?那日高歌一曲,讨了可敦喜欢,恭喜你啊。”他转向司马金龙,话中暗暗有讽刺意味。
    “可敦大约念旧,唉叹慕容部之殒落。”对方答道,或是感到了敌意,语气亦不甚善。
    由于求得姬辰之计画落空,阿史德·达曼很快便失了兴致,拉慕容贞与另外二人匆匆道别。
    “黄头,你领路平城最好的妓馆吧,我正好无聊得紧。”
    “特勤,是看上那女郎了?”
    “当然,天真烂漫,是我最钟爱的那款。可惜了,不能带回草原,一番白费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