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辰朝云母堂踱去,恰好听到阿耶的声音,正笑着在讲他那半生不熟的梵文。
    难得他老人家如此展颜,此时若过去,定会被欣然相待吧。
    “阿耶,您在说什么?我也闻闻。”她如一只企盼爱宠的小猫,娇声道。
    贺豆跋回首,见是女儿,难得温柔笑了笑:“姬辰,快来见过这位,他精通梵文,解佛经幽旨,我学佛数载,真自愧不如哇。”
    “哦,是哪——”话音未落,男子转身,不是别个郎君,正是司马金龙!
    少女瞋目哑口,俄而之间,红云满颊。
    “这位是云中来的司马郎君,这是我女儿姬辰。”贺豆跋乐呵呵道,见两人相顾无言,各自都是惊讶与尴尬,“哦,你二人相识?”
    “哦,是刚刚,在皇后筵席上乍见,已对女郎印象颇深。”男子回神,打上圆场。
    “呵呵,是么?我这女儿啊,姿容平平,外语不行,持家不懂,就是乖巧伶俐,是个贤妻的好人选。”
    “阿耶。。。”她小声抗议,外人面前,如此不留面子。
    “女郎确有福相。”对方礼貌的恭维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承少郎吉言。我对她并无期许,只想。。。”——赶紧找个体面人家嫁了,省得孟氏整日唠叨,“对了,我与可汗还有事相商,你等先聊,记得送她出宫就行。”
    贺豆跋为了让一对男女熟悉彼此,借故先行离开,留他二人大眼瞪大眼,瞪到面红耳赤。
    “前次不知女郎就是贺豆跋大人的爱女,错当柔然间谍,故有所冒犯,还请你原谅。”
    姬辰羞愤交加,不提还好,一提又忆起当日他将领口撕开、束胸剪掉的屈辱,瞬间暴怒,手不听话的扬起,给了他一记耳光。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两人皆愕然。
    她是被自己的鲁莽吓到,此事若传入二孃耳中,怕是三个月不用吃饭了!他则是讶异于她的戅悍,如此一个纤丽少女,那日还吓哭来着,今日就有仇必报、有辱毕还。
    明明被打的是自己,可司马金龙却毫不忿恚,难得在平城,也遇到个如北地边民的女子。
    姬辰顾不得多言,拔腿风也似的跑掉。
    “郎君,你的的面颊?”小虎过来,发现主人左颊发红。
    男子不睬他,只玩味摸了摸挨掌之处,自语道:“乖巧伶俐?分明悍妇也。”
    “哈?”
    “哦,是落花染的吧。”主人敷衍道,随即大步离去。
    “落花?可是此处并无落花啊。。。”随从张望再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