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就是琅琊王的二子么?与你阿干(干为哥之意)真是两样气质呢。”皇后略略惊异于男子的挺拔英武。
    司马金龙礼貌的浅笑,阿干宝胤是中书博士,颇符合司马氏以儒学起家的传统,倒是阿耶和自己粗狂,反为家族数世中的异类。
    “我近来读《诗经》,爱不释卷,郎君可会讽诵一二?”她继续示好。
    “抱歉,《诗经》《尚书》之类,我一句也不会。阿耶反感那些,也不鼓励我等学。”
    “哦?南来之人,如此倒是少见。”
    “生于大代,长于大代,自是以国家为荣。”
    “好!那么鲜卑文艺中,你最钟爱哪个?”皇帝满意的问。
    “拓拔史诗《真人代歌》。”
    皇后不禁掩口而笑:“郎君也忒爱国了些。”
    “祖宗开基所由,君臣废兴之迹,我是听过太多遍,都厌——”拓拔乌雷言未讫,便收到她的眼色,随即知所言不妥,于是转换话题:“不如,你就为皇后献歌一曲,以补不能诵《诗》之缺吧。”
    男子沉吟片刻,俄而开口:
    “阿干西,我心悲,阿干欲归马不归,为我谓马何太苦?我阿干谓阿干西。
    阿干身苦寒,辞我土棘往白兰。我见落日不见阿干,嗟嗟,人生能有几阿干?”
    声气高朗,抗音而歌,刚刚还是满座欢笑,曲毕,已是堂内寂然无声,直到皇帝拍手称赞,众人才如梦方醒。
    “唷,个郎君真乃金声啊。”掌声中,一个妩媚少女回首对同伴道,语气中的玩赏之意昭然可晓。
    姬辰看在目中,一股无名火窜上:“什么狗脚歌,哼。裙裳脏了,得找女官要条新的。”
    皇后半晌无语,这首《阿干歌》,是阿耶生前最爱唱的,自他因罪被诛后,每闻此曲,心都似有虫蚁噬。
    “燕地之歌,司马郎表现的地道否?”拓拔乌雷问道。
    她觉察自己失态,忙展开表情管理,换了幅恭谨的面孔,加之以赞赏的语气:“慕容奕洛瑰追思阿干吐谷浑之哀痛,郎君处理的虽不同于慕容鲜卑一般唱法,但也颇有意趣。”
    座中一男子闻言嗤笑:南伪(指南朝)不善征战,来北边,只能靠唱卡拉ok博得帝后欢心了。
    须臾,专门请来的波斯歌姬到场,曲罢,问是否能与刚才的郎君合唱,二人于是高歌最新流行的波斯乐曲,听得众人如醉如痴。
    “我道,司马郎波斯语发音极精准啊,慕容郎,你会讲波斯语否?”一女郎笑问那嗤笑的男子。
    “哼,不过雕虫小技耳。”
    姬辰特地要了低级女官的服装,以便低调行事,离云母堂还有百来步,便听到一男一女的对唱。
    不是吧,怎么又唱开了?太厌烦了!
    拔脚走去相反的方向,宫中她不熟,很快便失了方向。
    “喂,小娘子,帮我取件东西!”一个声音自上方传来。
    举目一望,是个突厥打扮的男子正坐在树上。
    “我不是婢女!”她用突厥语回道。
    拓拔魏上层多谙突厥语,少女虽不学无术,简单的日常对话还是能胜任的。
    男子轻捷跳下,头上尖帽一歪,用半生的鲜卑语道:“抱歉,看你的衣着还以为是宫女。我姓阿史德,名达曼,女郎可有姓名?”
    “秃发·姬辰。”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拓拔氏的同族。不过,我见过的公主、宗室女,可没一个有你漂亮呢。”
    少女抿嘴笑笑,她自知姿色只中上,但被上国贵人如此夸奖,有哪个女子会不开怀的。
    二人继续闲谈,阿史德称赞代国风土,又讲了不少西域见闻,她听得入神,根本忘了时间。
    “特勤(突厥官职),原来你在此处,快随我去吧,皇上正在等呢!”一个黄头男子大步走来,正是席间嗤笑司马金龙的那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