旬日(十天)后,是皇后诞辰,宫中办寿筵,特地请了与其年龄相仿的贵族少郎少女,姬辰也在被邀之列。
    “喂,我说那狗脚混球不在吧?”她仍有些惊魂未定。
    “初古拔老人家找了熟识的小宦者觑名单,不在里头呢。”
    “即便那样,我也不欲去。”
    “女郎,今次候选佳婿可是云集呢,你若去了,挑中优者,不是更易跟大人交代么?若无理由就说不嫁,孟夫人怕会给你好看。”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只要他不在,我去就是了。”
    姬辰的阿孃,正是鸩杀祖父的西秦王乞伏炽磐之女,其后,阿耶的阿干与身为西秦王后的阿姊又因企图复仇而被诛,故而阿耶与阿孃形同陌路,连带对她也失了父女之爱。
    武威孟氏,则是他逃至北凉时所娶,再不贤,也比杀父、兄、秭的仇人之女顺眼太多。
    由此,少女嫁好嫁歹,并无人会真的过问。
    云母堂本就满壁云母,为了筵宴,又起数架琉璃屏风,光色映彻,观者见之,莫不惊骇。
    “喂,我说,这该是大手笔了吧?如此多的五色琉璃。”
    “都是重金自西方购得,专为了那位呢。”
    “大月氏的饰物就是好。”
    “切,几片琉璃算得什么,我家波斯颇梨(玻璃)也甚多。”
    姬辰夹在一众贵戚近习儿女中,颇不知该如何交际应酬,也入不了最出风头的那几个的圈子。
    论资貌,她算不得很美丽;论才艺,几乎是无;论心思,更是全无。
    好在皇后须于就至,免去了她一人独立的尴尬。
    少郎少女分坐两区,中间隔以雕镂屏风,虽有避嫌之功能,但双方互相窥看品评,也极便宜。
    只是,姬辰只知傻愣愣落座最后,除了大口吃羊乳酪外,就是与身旁的胖小娘闲聊,丝毫不记得今日该来的目的。
    “让我看看,今日来的良家子弟,都是早已相识的了吧。”献寿礼仪罢,皇后庄重笑道。
    “还有一人你未见。”年轻的皇帝拓拔乌雷道,“荣则,你难得参与宫中筵席,快起身与我的新皇后相识吧。”
    “是。”众男子中,立起一个着华服的来,看背影颇为刚方英秀。
    “司马金龙见过皇后,愿您贤可以耀千秋,德可以为万世。”
    ——“咣当”一声,精致的波斯银碗落地,白腻的乳酪飞溅出去,泼了一地。
    满面涨红的姬辰张大嘴,老天,此混蛋居然不返云中,还赖在平城呢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