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吾家宝贝,等你好久。”一进家门,乞伏大娘便扑上来。
    她是姬辰生母乞伏氏的侍女,也随了主人的姓,自嫁人后,已许久未归。
    “大娘,你为何返家了?”
    “闻道你要婚姻,大人有找过我。”
    “那人我验过了,不坏哦。”
    “你个少女懂什么?可知吴儿除了鱼,还爱吃何物?”
    “鸟?”
    “是蒓菜羹啦,痴女。”
    “什么羹?有羊肉羹美否?”小婢也来凑热闹。
    “蒓菜么,就是水里生的、表面有黏液的水草,黏黏糊糊,大类鼻涕。”
    “哇喔,争会有人吃那个?”
    “我家那不争气的出使过江左,领教过那班人。所以哇,劝你不要入火坑,哦不,是泥沼。”
    “这?”
    “吴地的人么,据说都是。。。”乞伏大娘压低嗓音,“人和鱼或蛙的混种。”
    “啊呀,真个?”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我那位说,上次接待吴儿使者,酒醉后帮其脱衣,背上全是——硬硬的鳞片哪!”
    “什么?!”
    “还有哦,另一个脱了靴,脚趾间,你猜又是什么?”
    少女摇头。
    “蹼!浅浅的绿色,不是人蛙是什么?!”
    “天。。。”
    “更恐怖的是,据传彼等之阳精,都是黑黢黢的呢!正如鱼子蛙卵!”
    “啊,吓人。。。”她顿了顿,“不过,本该是什么颜色?”
    “白的啦,怎么孟夫人(姬辰后母)都不教你这些?”
    “她不对我白眼相加就不错了,那还会教导夫妻之道?”
    “所以喔,才会任人安排这桩坏亲事。贺豆跋(姬辰之父)大人也是的,如何就不替你寻更贵重的夫家?”
    “女郎,饿否?”见姬辰辗转反侧,夜已深还不入眠,小婢遂问。
    “你道,这世上真有黑色的阳精?”
    “我不知。”
    “那天也真是,早知就该让他掀起袖,看看有无鳞片。”
    “郎君不是白皙如玉吗?争会有鱼的血统?”
    “可他祖先居吴越甚久,难保不和土着通婚。大娘言,越人黑肤矮鼻,山越攀树如猿,海越游水如鱼,皆类人而非人也。。。若他真的有鳞或蹼,黏糊糊的,我一定生不如死。”
    “要不,我等伺机先检验一番?”
    “争可行?又不能当面叫他脱衣。。。”
    “若是打昏了呢?”
    “哦,也不是不可喔。”少女点首。
    须臾,她恍然睡去,梦到自己困于稠密的蒓菜丛中,周围净是人身鱼尾和蛙头人腿的诡谲男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