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唔,是黑头耶。。。”姬辰望着远处男子的乌眉与风帽下的如漆碎发,悻悻然噘嘴道。
    “女郎不也是黑头?”小婢不解。
    “所以才想找个黄头的啊。”
    “黄头未必俊美,好看才是重要。”小婢分析。
    “就你懂。”
    嘴上不说,心中却不得得承认,马上的男子英姿瑰玮,确是个美丈夫。看来,吴儿形容猥琐的传言,不那么真实。
    “不过,无一根金发金须而称金龙,不是诈骗么?”
    “哎呀那是人家父母起的名字啦,我倒是觉得,到底是虫是龙,是金是土,去会会不就知了吗?”
    “哦,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?”
    “不是我啦,是初古拔他老人家想出来的。”小婢细细禀明提议。
    “嗯,可行可行。”姬辰频频点首,须臾,绝妙好计已出。
    “喂女郎,等等我啦!”小婢边追边喊。
    “是郎君!”姬辰回首瞪她一眼。
    “喔喔,郎君等等我这可怜的小侍从哇。”借来的衣服似乎不太合身,着在身上,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儿童。
    市集上仕女喧阗、摩肩接踵,男子打扮的少女立在人群中,谛听老头的最后一遍讲解。
    “我知了我知了,初古拔,若能摆脱一桩恶缘,我定会包下你一年的蒲桃酒。”
    “呵呵那是绝妙,但我只愿你嫁个如意郎君。”他咧嘴一笑。
    胡人精湛的杂技表演,引来数圈围观者,最后一排,有个长身男子,衣着不凡,高鼻秀目。
    姬辰打量着踱过去,立在他身侧,并未引起注意。
    粟特艺人长杆高举,两小童敏捷爬上,一个停在大半截,另一个竟至杆顶。
    童子依次翩翩起舞,轻捷如燕,软若无骨,众人频频叫好鼓掌。
    最后,两个居然同时起舞,且动作难度还要大过独舞。
    “哇哦,太棒了!”少女猛的拍手称快,已忘了有任务在身,直到小婢轻轻推她。
    不知是否为刻意,顶上的小童几次摇摇欲坠,害得所有人瞠目屏息,深怕他落地摔坏。
    紧张之际,初古拔摸到“受害者”身旁,悄悄取下他的银袋,消失在茫茫人丛中。
    姬辰按计追了过去,小婢心里数了十下,才拍了拍那男子的臂,“郎君,你被人偷了哦,我主人已去追了。”